LOGO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涡水流韵 > 快速赚钱的软件文苑 > 正文

风会记得一朵花的芬芳(十九)

2019-01-23 10:03 我要评论(0)

核心提示:扶贫就是天大的事,人也得过年啊!放炮时,老赵离屋远远的。房屋太老,背后倚着的几根木头,都朽了。他担心,鞭炮一响,老屋会扔下拐杖,捂耳朵,墙根站不住,“啪”的倒下,炸开。房子也有命数,老到一定年月,随时会老去。但它要等一个契机,就像老老赵,等那口气没上来,就死了。

(上接1月21日14版)

拍完照,讲完政策,老赵就赶我回家。

扶贫就是天大的事,人也得过年啊!放炮时,老赵离屋远远的。房屋太老,背后倚着的几根木头,都朽了。他担心,鞭炮一响,老屋会扔下拐杖,捂耳朵,墙根站不住,“啪”的倒下,炸开。房子也有命数,老到一定年月,随时会老去。但它要等一个契机,就像老老赵,等那口气没上来,就死了。

老赵可不想,大过年的,屋被炮吓倒。屋再老,也是归宿。屋倒了,人就成了孤儿。

老赵燃一把香,插好。檀香袅袅,像女人的呼吸,老屋有了温暖和生息。人没气息,人就死了。屋没气息,屋就死了。万物都活一口气。房子再好,没口人气撑着,撑不几年,就老态龙钟。房子再孬,有口人气,也能病歪歪地撑上百年,把人熬老了,它都安然无恙。

老赵不时喊小赵,干这拿那,其实也没事。这个家,老赵是老房子,小赵是那口气。到了春节,才发现,两个人不够用!吃饭,少个做饭的;饭后,少个洗刷的;说话,少个絮叨的;贴春联,少个和浆糊的……春节的春,老赵家少了一笔。春,三人日,就是一家三口其乐融融过日子。

三个人的日子,老赵和小赵两个人,年复一年,过了那么多年。春联贴在去年贴过的地方。关上门,春就关在了门外。这些年,他们过着没有春的春节。今年,老赵不怕人要账,不怕饭菜不如人,不怕鄙夷、怜悯……

什么都不怕,他只是习惯了,习惯了关门过年。他给小赵点一些酒,爷俩喝起来。酒精入喉,就呈燎原之势,点燃全身的血液。他们像两块烧红的铁,每一口砸下去,从嘴里溅出的醉话,都火星四射。他们呼吸紧促,鼻息加重。屋里,人气爆棚,春节的年味,终于清晰地浮现出来。

年味里,也有一份羊的气息。美羊羊做了母亲,喜羊羊也快了。都是老赵给惯的,每天从饭店带剩菜,它们也喜欢上大鱼大肉。人吃饭,它们也坐在一旁,歪头盯着饭菜。老赵喝口酒,夹块肉,递过去。羊倒和谐,你吃一口,我吃一口。吃完,不忘妩媚地看看老赵。

三只羊羔,三片白云,踩着风,飞来飞去。它们唇角泛绿,溜达墙根时,那些初萌的绿草,唤醒本能,它们忍不住偷尝了春意。它们还小,不识鱼肉,还没养成母亲的坏毛病。春,推也,由艸、屯、日构成,寓意草在春天生发。墙根被老赵焐活了,草发了芽。酒把老赵焐活了,话长了叶。老赵喝大了,话也繁茂。房子,村庄,都在他的树荫下,上午向右荫蔽几十年,下午向左荫蔽几十年。末了,他眯缝着眼,手脚并用,含混不清地数羊:

今年 8 只。明年 17 只。后年 50 只……老赵目光如炬,皱纹被照亮,打开。

多年后的他,赶着一场雪,一步一步地走到自己面前。小赵听得云里雾里,不知道老赵咋数的?他想问,老赵已把一场雪,赶到梦的深处。(葛亚夫)(未完待续)

Tags:葛亚夫

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:

  • 支持
    支持
  • 高兴
    高兴
  • 震惊
    震惊
  • 愤怒
    愤怒
  • 无聊
    无聊
  • 无奈
    无奈
  • 谎言
    谎言
  • 枪稿
    枪稿
  • 不解
    不解
  • 标题党
    标题党
已有0人参与

网友评论

用户名: 快速登录